因为一时贪念,一不小心犯案的案件有哪些?

听一个做警察朋友喝酒时候说过的。

下面第一人称叙述。
恐怖的事情说真的实在没什么,你觉得所谓的恐怖只是心中所想而已,都是由恐惧衍生出来的,而恐惧的事情我倒是真的经历过,那种无助的感觉让人窒息,好像一个人掉到无尽深蓝的大海中,虽然穿着救生衣但是眼前却有一股股山高般的巨浪,天黑不见一丝光亮,周围海水翻涌的都是黑色的浪花,你甚至可以预感到自己马上就要失去生命。

事情大约是五年前,我们这里出了一个案子,是一起入室盗窃案,被害人家里丢了不少东西,我们根据作案手法和时间判断罪犯应该是经过了详细的踩点。仅仅用这家庭保姆出门接孩子的时候钻窗盗窃,而且家里没有被翻的很乱,罪犯几乎是有备而来,直接奔着主卧室,将两个抽屉里的钱都拿走,别的地方连动都没动,而且罪犯是翻窗进最后从大门走出去。

这种留了一堆线索的案子侦破起来也不困难,没过多久就锁定了罪犯,是一个曾经来过他家帮忙干过活的人。

这个人没有任何前科,给人感觉老实本分,在我们抓捕的时候也没怎么反抗,盗窃的钱也缴获了,但是有一个情况对不上,就是被害报警丢的钱数和追缴的数额不一样。

人抓回来后被害人很高兴,虽然钱数对不上但是并没要求继续追究,但我们这边还在继续查 因为金额涉及到罪犯的量刑,查到最后发现被害报案金额也不对,他报案报少了。

后来经过审讯加上被害的回忆,钱数差了不少,在铁证面前罪犯交待了一个重要事实,案件峰回路转,还有一个案犯。

原来真正的主犯是被害的一个亲戚,所以我们抓的那名案犯才能这么顺利的盗窃,然后两人分钱后分道扬镳,因为这个亲戚知道被害自己都不清楚抽屉里有多少钱。

接下来是抓捕最后的嫌犯,我们把他堵在租住的房屋里,破门的时候枪响了,嫌犯不知从哪里弄到一把枪,当时我们准备不足,全都蒙逼了,嫌犯趁机直接跳楼。

楼也不高,我们赶紧跟着追,最后嫌犯跑到一个排水道。

这个排水道口很大,直径能有一米五,从山边的防护墙里探出来,应该是下雨排山洪的,这个嫌犯拿着枪直接钻排水道里面了。

我们这边为了建楼,一般都是把山直接炸开,然后在山体上浇筑水泥做防护,防止滑坡之类的,但是平时下雨时的雨水都是沿着山坡留下来,而且炸山之后植被都没有了,所以为了防止下雨冲刷山体,都是在山上下几十个管子,然后通到一个大的排水管,专门用来排雨水,这个最大的排水管贯穿山体,也就是我们眼前的这个。

我当时和同事三个人第一批追打洞口,实话说,虽然当时是白天,可是你往里面看什么都看不见,拿着手机打开手电筒功能基本照出去一米不到,而罪犯现在就在这山洞里,拿着枪。

排水道通到哪我们并不知道,一般来说山体内的雨水排道都是死胡同,只留一个出水口,也就是说罪犯跑到里面就无路可逃了。

我们没一个人敢进去,排水口直径大约一米五,一个人俯下身子勉强能进去,进去了就是和罪犯一对一。平时我们抓捕都是以多为胜,真要是在这种狭窄的地方狭路相逢,你会什么武功都没用,何况对方还有枪,在排水道里即使闭着眼睛开枪,也肯定能打中。

我们立刻呼叫增援,最后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吧,来了能有四五十人,没有一个人敢进去,最后警犬都来了,训犬的牵着狗链子死命的往里面拽,狗四个爪子趴地就是不动,尾巴夹的都快挤进屁股沟里了。后来有个训犬员火了,抱着狗往管子里送,狗尿了一地。

期间的过程就不细说了,最后决定是让我拿着盾牌和枪进去,由于防护盾牌太长,最后换了一个圆盾,大约折腾了一个多小时,我一手拿着圆盾,一手拿了把九二,开始往里进。

我这里不是逞能也不是显英雄,中间原因咱不细表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那就是我特么的也是不想进,但是没办法。

几乎我是刚跨进管子一瞬间,周围的温度下降了能有十度,一个多月没下雨管子里还是湿漉漉的,整个管子里有股发霉的气味,我一只手举着手电往里照,胳膊挂着圆盾挡在前面一点点往里走,右手拿着枪已经开销。

九二这枪威力相当巨大,对射肯定是我占优势,对方应该是一把土枪,按理说这个钢化圆盾打不碎,但是当时你就算告诉我对方拿着是把气枪那我也害怕。

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体验了彻彻底底的恐惧。

走进管子能有十米吧,也许还没有,我就只能看到手电往前照的那一点光,后面漆黑一片,可能你们觉得奇怪怎么我一个人进去,就这条件,几个人都一样,管子勉强够一个人,万一发生意外,后面有人还耽误我回撤。

这一刻我感觉自己进入了深渊,我慢慢往里进,一边敲管子弄出声壮胆,然后不时的朝里面喊话,我多么希望罪犯能回应我一下,里面越是没有动静我心里越慌。

我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,我觉得自己脑子一片空白,我甚至告诉自己,如果看见有人就直接开枪,正常我们要求不能首先开枪的。

那些所谓的强光手电在白天能照五十米,进了管子连特么五米都照不上。

这种在漆黑之下独自一人时时刻刻将要面对一把枪的心情,我估计应该和战场差不多了,我当时心里无数万只羊驼奔腾而过。我甚至想能不能抓住罪犯都无所谓,能让我安全回去就行。

我记得以前看过一个介绍 说是恐惧来自于人的内心幻化,大概意思就是说比如你在墓地感觉害怕你就想你为什么害怕,是因为怕鬼么?但是鬼是不存在的,这样想你就不害怕了。

对于这种说法我只能说他只说对了一半,真正恐惧是来自于孤独,来自于未知的死亡的威胁。

大约二十分钟吧,其实时间应该没那么长,对于我来说是二十年,我走到头了,这管子另一头是一个排水沟,在山坳子里,罪犯早跑了,而我却有种如获新生的感觉。

后来我还特意找城建的查了下,这个山体排水管其实只有不到五十米,平时走路就是一分钟,就算你趴着慢慢挪有个五分钟也足够趴到头了,可是我却感觉走了二十分钟。

在那种环境里我感觉时间都变慢了,黑暗中人的其他触觉神经特别敏感,而且又是处在恐惧当中,走出管子的时候我里面的衣服全都湿了,不知道是管子里的潮气还是自己的冷汗。

排水管另一头在山坳子里面,从山坳子这边回去得跨过这个小山包,我当然是选择爬山回去,这个排水管我是再也不想进去了,别说我当时拎着一个钢制圆盾,就是拎着百八十斤的钢锭子我也能背着爬山回去。

我这种流水账般的叙述大家也许感受不到我想表达的恐惧感,如果有时间我好好把这段经历纂写一下。

大家伙对于罪犯的结果很感兴趣,其实他这种身份明确的人抓起来特别简单,后来他跑到外省去了,我们出差在当地的配合下将他抓获,由于他当时有把枪在抓捕时还闹出了不小的动静。

因为一时贪念,一不小心犯案的案件有哪些?(图1)

这个藏在排水管里的人身份已经确认了

接下来就是围绕身份进行抓捕,虽然他这次跑了但是我们也能找到他的行踪。

当天他从排水管另一头出去之后就坐火车逃走了,那时候火车还没有实名制,车票都是红色的,很难在火车站进行堵截,等发现他跑了的时候已经半夜了。

他跑的时候身上没有多少钱,我们断定他不能去一个陌生的地方,应该是去找朋友或者熟人了。在对他的关系进行排查的时候发现,这个人某省有一个远方亲戚,两人最近还有联系,再根据火车的行程判断,这个人很可能是投奔亲戚去了。

在这里我就用某省代替了,虽然想继续讲故事,也是还不希望被知道这件案子的人发现。(笑)

由于他身上带着枪走的,我们出差的时候去了很多人,一共有七个人,然后队里怕人员不够,第二批又派了四个人,前前后后一共去了十一个人。而我虽然是第一批去的,由于我当时是第一次带着枪上火车,没办理手续被拦了下来,后来没办法又改作开车去,就耽误了一些时间。等我到达的时候,前面已经有四个人先到了。

这个人藏匿的地方是一个村,我们先到了市里,和当地的公安部门进行接洽,然后他们派了一个人和我们一起去了乡镇派出所,现在那个派出所叫什么名我还能记得,可惜不能说。(笑)

我们开车去这个镇的派出所开了能有三个小时,可以说相当偏僻了,而这个镇的派出所管辖了十多个村,我们要去的这个地方更是在一个偏僻的大山沟里面。

正常来说每个村都有一个治保主任,一般需要去村里抓人都是当地镇派出所先把治保主任喊来,然后由他们带着我们去抓,轻车熟路比较安全,可是当地的情况比较特殊,那就是太穷了,派出所给治保主任打电话让他来,结果人家说不行,现在是收耕的时候,家里活干不完。

没办法我们只能约定去村里和治保主任见面,当地配合力度相当大,派了三名警察陪我们去,而且都是膀大腰圆的,晚上喝酒每人都是一斤白酒打底,好酒量好身体,告诉我们说抓捕的时候没问题,都练过。后来事实证明也确实是这样。

我们到了村子之后由当地的警察出面,可是关键问题就发生在这,农村那种地方,尤其是偏僻的农村,我们一下子来了两台面包车,下来十个人,在村口立刻就被晒太阳的老头老太太看见了,几乎没过半个小时,全村都知道外面来人了。

治保主任倒是很配合,告诉我们确实那个谁谁家来了一个亲戚,还告诉我们在偏房住着,我们也觉得情报准确,一切安全,决定等到晚上就动手,谁能想这时候罪犯已经知道村里来了十多个人的事了。

当天晚上我们准备偷偷的进村开始抓捕,其实这时候罪犯已经准备好了,事后他告诉我们,他决定晚上偷偷的离开村子,我们相互定的时间就差那么一点,我们开始行动的时候他正在准备。

那边的农村和我认知的完全不一样,天黑以后除了个别家里外都是黑漆漆的,而且每家每户都是围了一个大院子,灯光都露不出来,你走在村里的小道上根本认不出来那户是哪家,看什么都一样。

幸亏治保主任配合我们,他把我们领到罪犯住的地方,而且提前还做了工作,把这户人家两口子喊去村委会,现在家里只剩下罪犯一个人了。

接下来就是抓捕了,其实现在很明确人在家,直接破门抓就行,但是从外面看屋子里黑呼呼,一片漆黑,我们第一次来农村抓人心里没底,这时候有个人就提出一个办法。“投石问路。”

所谓投石问路就是拿石头砸玻璃,吓唬里面罪犯一下,他要是发现玻璃被砸了应该会把灯打开,然后我们再冲进去。

其实罪犯当时在屋里正准备离开,忽然发现院子墙外面有人影,还不止一个,就已经警觉了。

提出这个主意的人直接一块石头甩了进去,咣的一声把人家玻璃砸了,结果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,像没有人一样。

当地的三个同行等不及了,提出直接进去抓,我们这个出主意的人由于在酒桌上说过自己也练过,便提出来一起翻墙进去,四个人手脚也算利落,从一人多高的墙外翻了进去,慢慢摸到门前。

正准备破门的时候,门开了,罪犯站在门口,双脚跨立,手里端着枪,冲着外面。

“卧槽,有枪!”我们练过的这个哥们转身就跑,那身形如凌波微步,几乎没用手撑墙,直接从里面跳出来了,我在墙外看的都一愣愣的,乍一看绝对练过。

在这里就出现一个问题,那就是当地公安来配合的三个人不知道有枪,我来的晚,到当地的时候他们已经喝过一天酒了,也以为已经和当地介绍案情了,可是谁能想到,罪犯有枪这时根本没提,后来说是怕当地公安知道有枪不愿意配合。

这下把当地的警察坑惨了,罪犯开枪了,这个枪是土枪,里面装的是钢珠,他跑到农村没有钢珠,就往里面放沙子和石子,威力变小了,但是打在身上也挺疼。

我方这名练家子转眼就跳出墙了,当地三名警察直接原地蒙圈了,三个人转身再撤的时候枪响了,石头沙子打在他们后背。我在墙外看的清清楚楚,借着月光三个大汉捂着脑袋一蹦一跳的往这边跑,沙子和石子全在打他们后背和脑袋上。

事后这三个人的头上被打了好几个大包,肿起来能有小拇指那么大,身上也全是小红点,像被人用筷子戳了一样。

罪犯开完枪就往后门跑,被我们守在那的人直接抓住了。

后续就麻烦了,当地公安极其恼怒,尤其是哪三个配合的练家子,把我方堵住要求给个说法。这事也确实是我们做的不对,幸好罪犯是一把土枪,要是真枪肯定就出事了。

我先押着罪犯回去了,后来我们领导来了好顿赔礼道歉,直到现在我们整个单位人出差都没再敢和那个地方公安接触。实在是没脸找人家配合了。

因为一时贪念,一不小心犯案的案件有哪些?(图2)